首页 >> 刘燕娜江西

13年79期跑狗图: 重启核电设备制造,这家老牌国企决定这样“突围”

  近日,在2019年达索系统峰会中,兰石集团总经理冯西平接受包括「角马能源」在内的媒体专访。

  这家曾经中国最大的石油、石化设备生产基地,如今正在经历一场能源变革。

  “兰石作为156项重点工程的老国企,在看到东北国企竞争力持续下降后,意识到转型的重要性。

”冯西平说。   他进一步透露,改革重点,第一,从石化装备迈向能源装备转型;第二,由生产单台设备向系统集成和EPC工程总承包转型;第三,从传统制造业向智能制造转型。

依托国家2025战略,从石化装备智能制造示范项目入手,打造国家级项目标准;第四,通过金融+工业专家手段,实现产融结合。

  在能源装备转型方面,今年以来,随着国家重启核电,兰石也加大了在核电装备领域的布局。   冯西平透露,2019年兰石集团已承接了众多核电设备制造订单,成为现有装备制造企业中,唯一一家拥有核电换热产品生产资质的企业。

  以下是访谈实录(节选):  问:能源行业正在经历变革,兰石集团也在调整战略。

目前,从能源装备行业分析,它的整体趋势是什么?有何市场需求?未来又存在怎样的一些挑战?  冯西平:兰石一直和石油行业相关。

在一五期间,苏联援建中国156个项目中,石油设备和化工设备两项组合构成了兰石集团。

目前,从能源装备制造行业来看,虽然新能源发展迅速,但传统石化能源依然在中国占据主流地位,清洁能源还仅是补充使用。   能源革命是逐渐形成的,如果转型过快,整个传统能源行业有上千万员工,短时间失去岗位会造成严重问题。   现阶段,新能源技术正在逐步完善,但成本依旧是最大挑战。

以兰州为例,煤电大约在0.5元/度,而新能源发电则在1元多,清洁能源的好处显然易见,但现实使用还不实际。 石化能源行业,近些年发展很快,技术有长足进步。   原本兰石集团主营业务在石油、化工装备制造,如今也扩展到煤化工领域。

煤和石油在原理上基本相似,都是碳氢化合物合成体。

目前,中国在煤化工方面投资巨大,兰石集团也在相应领域加强研发投入。

  问:能源行业争议较多,现在油气和煤炭处于一个相对量化较为宽松的时期,您如何看待煤化工呢?  冯西平:煤化工产业前景非常乐观。 首先,中国属煤多油少国家,包括内蒙、山西、陕西、新疆等地煤炭储量丰富,但将例如新疆等偏远地区的煤炭远途运输,明显性价比低。 此时通过输电或就地进行煤炭炼化,比较符合实际。   目前,部分地区煤化工还有较大争议。

一方面,煤化工技术上还未完全成熟,内蒙、新疆等地很多炼化项目都只停留在示范项目阶段。 煤化工不成熟主要原因在于它的裂解途径过多,煤化液、煤制油、煤制气,煤制甲醇等,他的工艺路线颇多,对煤的要求较高。   另一方面,煤化工的投入成本较大。 前期一次性投入近百亿或更多,投入产出后,如果石油价格处于低位,那煤化工优势就消失殆尽。 但随着技术的进步和工艺的成熟,煤化工产品的成本会出现大幅度下降。   问:今年以来,国家重启核电。 兰石在核电装备制造领域有哪些进展?  冯西平:兰石集团正在进行能源转型,从石油装备企业转变为能源装备企业。   核电装备就是兰石在能源转型方面的重要一步。   相较几年前,核电如今正在步入一个新的时期。

兰石在核电领域有两家公司,六个主要生产单元中有两个单元在从事核电装备制造。

2019年,兰石中标的核电设备订单较多,我们也是国企中唯一一家拥有核电换热产品资质的企业。

  问:甘肃属“一带一路”倡议沿线重要省份,兰石集团在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有何布局?  冯西平:甘肃是“一带一路”重要通道,而兰州是“一带一路”重要节点城市。

兰石对“一带一路”响应积极。 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大多是石油富集区,包括中亚、中东、俄罗斯等,这些石油富集区都将成为兰石设备重要客户。   根据“一带一路”倡议,兰石在2014年成立了国际工程公司,建设了遍布全球的营销网络。 同时,在国际市场兰石正在不断在开疆扩土,出口设备主要为钻机,主要供应国集中在埃及、卡塔尔、土库曼斯坦、俄罗斯等地区。

  问:兰石作为156项重点工程的老牌国企,如何迎接新时期形势变化的挑战?  冯西平:兰石作为老国企,在看到东北国企竞争力持续下降后,意识到转型的重要性。 公司现在有四个理念支撑未来转型发展。   第一,从石化装备迈向能源装备转型。

  第二,由生产单台设备向系统集成和EPC工程总承包转型。   第三,从传统制造业向智能制造转型。 依托国家2025战略,从石化装备智能制造示范项目入手,打造国家级项目标准。   第四,通过金融+工业专家手段,实现产融结合。   当然,转型最重要的还是“创新”二字,这是令老国企焕发青春的基础。

标签:刘燕娜江西,佛寺四位巨头,武汉 捅业主